专注提供网络营销最落地的技巧分享

宗萨钦哲仁波切:哭还是不哭?

建新阅读(321)评论(0)

在此生这个幻像中,我已经年过半百,在印度和不丹这种地方危险的山路上行驶过无数英里,坐着破旧的飞机环绕地球飞行过无数英里,吃过泰国小贩出售的鬼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食物,喝过半岛酒店里伪装成下午茶的各种毒素,最后我终于意识到,能够哭泣是一种天赋。

哭泣的场景,尤其是小孩子的哭泣,特别是女孩子,会在我的记忆中停留很长时间。有一次克劳迪娅开车带我去悉尼机场,那时她的女儿幸子只有几个月大,在后座大哭试图引起大人的注意。但当时我们什么也做不了,因为车子正行驶在拥挤的高速公路上。那个场景有时仍然会令我不安,我希望那天的经历没有在幸子的心里留下被抛弃的阴影。

在我成长的环境里,不哭的孩子会得到大人的夸奖。所以我会对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娇气而感到骄傲。在我被从外祖父母家带去寄宿学校的时候,我没有掉一滴眼泪。即使在不久后我被永远地送离了学校和家庭的时候,我也努力地抑制住了眼泪。在那一天,我必须向把我带大的外祖父母道别,去锡今这个远得让我无法想像的地方。没有人告诉我还会不会回来。锡金离东不丹地理上的距离并不那么遥远,但距离、高度和时间都是相对的,并且会随着一个人视角的改变而改变。在一个五岁孩字的眼里,锡金遥远得不能再远了。

我曾经听人们谈起过锡金、尼泊尔,但我从没想到自己会有机会去那些地方。天空中偶尔会有一架飞机飞过,所有人都会跑出去看。飞机飞过很久之后人们还会留在原地,望着空中白色的尾气痕迹。我们会连着好几天谈论在空中飞行是什么感觉。那时我认为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有机会坐飞机,因为那是重要的、有钱的人才能做的事情。有一次一个亲戚来串门的时候声称他曾经坐过飞机。晚饭时间,我们都围坐在厨房的灶台边吃饭,他讲述了他的故事。不仅是我被迷住了,连大人们都听得很认真。这个亲戚每天晚上都会重复讲述他坐飞机的经历。

不管怎样,当这一天到来时,我要去这个叫做锡金的遥远的地方(当然是坐汽车去了),我的外祖母控制不住她的眼泪。我记得外祖父责备她,因为他说她表现得情绪化是不吉祥的。看到一个大人哭泣,尤其是一位我非常尊敬的人,一定在我心里留下了强烈的印象,因为这是我对于外祖母最深刻的记忆之一。

后来我意识到人们会因为很多原因哭泣,而不仅仅是悲伤或恐惧,这其中也包括这个世界上我最尊敬的那些人。

对于第一次见到怙主顶果钦哲仁波切,我有一段跟喇叭有关的模糊零碎的记忆。那时我还不到一岁,被带到大吉岭,我的祖父怙主敦珠仁波切正在那里给予甘珠尔口传。为了给予这个口传,他需要大声朗读大约七万页的文字,这得花好几个月的时间。西藏文明的最伟大之处大概就是翻译、保存、持续弘扬和教授甘珠尔。后来我听说我的祖父坚持要我接受这个口传,即使我还只是一个婴二。而且还不只是部分的接受,他告诉我的母亲,片刻也不能让我睡着。如果我睡着了或者是不耐烦了,他就会停下口传,给我一些糖果,这样我就不会错过一个字。许多年后,人们利用这件事来说服我本人也给予甘珠尔口传。我在炯达拉的宗萨佛学院给了这个口传;那个过程很痛苦,而且永久性地损害了我的视⼒。

怙主顶果钦哲仁波切也到那⾥去接受怙主敦珠仁波切的部分口传。那是我第⼀次遇见他。我有⼀段清晰的记忆,那时我被⼀个坐在法座上的⼈吸引,⽽那⼈显然不是我祖⽗。我坚持要接近仁波切。后来我姨母确认了这件事,她告诉我,虽然那时我很⼩,却对顶果钦哲仁波切⾮常专注。

第⼆次见到怙主顶果钦哲仁波切的记忆就清晰了很多。那时我五岁,刚刚离开外祖⽗母,在去往锡⾦⽢托克皇宫的钦哲喇荣的路上。⽢托克皇宫也叫楚克拉康或皇宫佛堂,我即将在那⾥作为宗萨钦哲确吉洛卓的转世坐床,接下来也会住在那⾥很多年。喇荣的⼟地是由锡⾦国王扎西·郎加和王储巴登·敦督·郎加在1950年代末慷慨供养给钦哲确吉洛卓的,康卓慈玲秋珑从那时起就住在那⾥。

我们⼀⾏⼈乘坐⼀辆破旧的马恒达吉普车从不丹出发。我觉得⾃⼰像个⼤⼈,因为在对我所了解的⽣活道别的时候我都没有哭,⽽是在展望未来。我们到达⾟格塔姆的⼀个岔路口时,⼀⼤群⼈在那⾥迎接我。我的侍者和司机变得慌乱紧张,把车窗摇了上去。有个说:“怙主顶果钦哲仁波切在这⾥迎接你。”吉普车在举着哈达的⼈群中停下来,我看到仁波切站在烟供的缭绕烟雾中。他个⼦极⾼,有点清瘦,⾝材并不像他后来那么魁伟,穿着做⼯精美的袍⼦。过了很久之后我才听说,没⼈见他穿过那样的袍⼦,有⼈甚⾄怀疑他是为了迎接我⽽向别⼈借的⾐服,因为那时候他很穷。

我只是个⼩孩,但仁波切对我全然地尊敬。⼈们根据仪式供养了藏红花饭和酥油茶,之后我们继续上路前往⽢托克。灰头⼟脸的吉普车换成了⼀辆漂亮的⽩⾊欧洲制造的汽车。这是我第⼀次乘坐欧制汽车。祜主顶果钦哲仁波切先上了车,接着我被放到他的腿上。

从这时起,整个将近两⼩时的车程,钦哲仁波切⼀直像⼀个⼩孩⼀样哭泣。这个被所有⼈尊重的⾼⼤男⼈完全被眼泪淹没了。许多年后,我听说他告诉别⼈,从他在⾟格塔姆见到我的那⼀刻直到抵达皇宫,他全然地、清楚地感受到了钦哲确吉洛卓的存在,仿佛什么都未曾改变;令他不能⾃已。

那之后不久,祜主顶果钦哲仁波切开始教授和灌顶。在锡⾦西部的扎西顶,他给予了 《上师密意总集》、这个重要且珍贵的教法。再⼀次地,我敬畏地看着他在传授期间突然哭了起来。他把侍者雪珠叫过来,那时他也热泪盈眶。雪珠马上拿来⼀条很长的哈达,祜主顶果钦哲仁波切把它戴在我的脖⼦上。

通常仁波切像是⼀座⼤⼭,没有什么可以动摇他,没有什么可以使他慌乱。你不会想到他会哭泣。这是⼀个六英尺⼗⼀英⼨⾼的男⼈,拥有东藏康区最有名望的勇⼠的⾎脉——他的祖辈是德格王的⼤⾂。他继承了他们的勇敢、优雅,是如此的庄严,我们永远也说不尽他令⼈惊叹的特质。但我还记得仁波切在另外⼏个场合哭泣,有时甚⾄是突然间⼤哭,或者像⼀个⼩孩⼦⼀样恸哭,他真的是尽情哭泣。他也会展露我从未见到的极⼤的喜悦。

在我年纪稍⼤⼀些后,仁波切邀请我们⼀些⼈去西藏,包括冉江、仁波切、祖古贝玛旺贾,还有很多其他⼈。我们去了更庆寺。更庆寺也被称作德格寺,它是唐东杰布在西藏建⽴的⼀座萨迦派寺院。⽂⾰中红卫兵摧毁了西藏的寺院,这是在那之后仁波切第⼆次回到西藏。那时中国正开始改变宗教政策,但许多寺院仍然处于完全荒废的状态中。我们到达之后,⾮常⾮常多的西藏⼈前来拜访。

有⼀天,来了⼀位看起来很普通的年轻⼈,他从⼀个破旧的袋⼦⾥拿出⼀尊⼩⼩的三英⼨⾼的⽂殊菩萨像,供养给顶果钦哲仁波切。对我来说,它看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塑像,但仁波切⽴即认出它是⽶旁仁波切的修⾏所依物。他哭泣了很久,⽽我们都默默地坐在⼀旁。他表现得像是有⼈把活⽣⽣的⽂殊菩萨送给了他。我毫不怀疑他就是这样看待这尊塑像的。

仁波切总是将塑像放在桌上,注视着它,然后⼀次⼀次地拿起来。之后他又会再次哭泣。他会将塑像放在他的头顶和⼼口,他是那么喜悦。他吩咐祖古贝玛旺贾给这位年轻⼈报酬。我想仁波切给了他很多钱,虽然这个年轻⼈并没有要求酬劳。

作为顶果钦哲仁波切的追随者,我们当然也向⽶旁仁波切和⽂殊菩萨顶礼,但我们的虔诚⼼是⾮常随意的。我们的态度是,礼敬是因为应该去礼敬。我们从来没有见识过仁波切表现出来的这种极度的喜悦,更不要说亲⾝经历。我感到震惊,这样的事并不常见。现在我意识到,见证⼀位真正的勇⼠、⼀位⾮同寻常的巨⼈落泪,我事实上见证的是勇⽓的体现。

我可能有点⼿⾜⽆措,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于是跪下来告诉他,我发愿向这尊⽂殊菩萨塑像供养⼗万盏酥油灯。仁波切⽴即说:“藉由⽂殊菩萨的加持,你将变得⾮常博学。”

许多年过去了,因为懒惰和散乱,我没能在仁波切还在世的时候做这个供养。仁波切在1991年圆寂了。在这⼀世扬希仁波切的坐床仪式上,冉江仁波切请我为年轻祖古们口传祜主顶果钦哲仁波切的⼀些著作。正当我朗读他写的赞颂和供养⽂殊菩萨的仪轨时,在最后⼀页我读到这样⼀段话:“当扬希⼟登确吉加措(他这样称呼我)向⽂殊菩萨供养⼗万盏酥油灯时,我认为这将带来巨⼤的利益。”那时我正在通过麦克风做口传,虽然我习惯于不落泪,但那⼀刻我的情感⾮常强烈,眼泪涌了上来。我只好假装我要擤⿐⼦和咳嗽。我的第⼀反应是想躲起来。

口传⼀结束我就⽴即从西藏订了⾜够供养⼗万盏灯的酥油。后来,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向这尊伟⼤的⽂殊菩萨像做⼗万曼达和⼗万盏灯的供养。它⾄今仍然保存在尼泊尔雪谦寺祜主顶果钦哲仁波切灵塔的智慧尊中。

顶果钦哲扬希仁波切坐床到现在已经很多年了,我发愿可以⽤顶果钦哲仁波切看待我的⽅式来看待扬希仁波切。⼀个⼈可以因为⼀个⼩孩和⼀尊塑像这样微⼩的事情⽽极度喜悦,这是⽆⼈能喻的境界。

一点一滴存福报

建新阅读(497)评论(0)

导语:有了信仰,就不会浪费宝贵的生命。在圆满任何功德时,都要回向六道所有如母有情众生,不要小看点滴功德的积聚,这样时时坚持累积起来的所有福报,都将成为我们生生世世,直至成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最重要财富。

因为有了信仰,我们的生命才不会被白白浪费。人的身体就像在海洋里的船,你可以靠它渡彼岸,了脱生死轮回;也可以让它带着你在海洋里漂泊,继续轮回沉沦下去。能够让你从轮回中解脱要靠它,能够让你继续在轮回中沉沦,也是靠它。如果你能选择解脱的正道,是非常有福报的。拥有了这样的福报,就要好好珍惜。每一天,哪怕你只是拜一次佛,念几句佛号,持咒,也比一点不修要强。当然多念一点、多修一点最好,没有时间做功课,供七杯水你总有时间吧?看到美丽的鲜花,好吃的水果拿来供一下佛,这样你这辈子的功德,随着你每天的累积,会不断增多。福报是这样累积的,每天每时每刻每个当下,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

我十多岁的时候,离开马尔康到塔公去学佛法,那里毕竟都是游牧民族,住的是帐篷,没有房子就要自己搭。小孩搭的房子跟猪圈也差不多,搭好了就在里面学佛法。生活虽然很艰苦,但是非常快乐。我们学佛的时候,老上师那个小房间里,最多也就能挤进去八九十个人,其他上百的师兄弟都是在草地上坐着。老上师会把窗户打开,对着外面讲佛法。大冬天零下二三十度,鹅毛大雪下着,每个师兄弟都像雪人一样,袈裟裹着头,耳朵边上露个缝儿,听老上师讲课。就这样长年累月,在月光下看经文,烧煤油点一盏小灯,五六个人挤着看经文。如果没有煤油,就点香,用香头对着佛经看经文,都是这样苦行苦修。

那个时候,老上师还叫我们经常供佛。怎么供呢?夏天来了,那里的草原很美,漫山遍野都是野花,师父就叫我们去采野花供佛。还引流山泉水供佛,把佛经、佛像放在中间,在地上挖水沟,把水引过来,把碗洗干净后,装上山泉水供在佛菩萨面前。用这样的方式叫我们累积福报。

每隔十五天,师父会买一些糖果,并用糌粑做一些供品做荟供来供佛。那时候也搞不懂,都这么穷了,为什么还要买一些小糖果供佛呢?为什么每个月都坚持一到两次呢?甚至每十五天师父还坚持要供养我们这些学僧吃一顿饭。吃什么呢?吃粥。用糌粑和水加点奶油,汤汤水水的,每个人喝个两三碗。老上师说,“我年纪大了,很多福报我不需要,但是这些将来你们长大了会需要。你们会不缺吃、不缺穿。”有一次,老上师还跟我们讲,“有一天,你们会坐在丝绸的法座上,屁股下面有米的时候,会觉得不舒服的时候,你们要知道反省。”那时候我们听师父讲,想象不出来啊,不要说丝绸做的垫子,我们连一块木板的垫子都没有,都是坐在草坪上。大家都会听,反正师父说的都对。

过了三十多年后,我们都发现,师父所讲的一切都在慢慢变成现实。每个师兄弟福报都很大,很多都是高僧大德,坐的肯定也都是豪华的丝绸,这个时候,屁股下面有米真的会觉得不舒服。这时,会想起师父说的话——此时更要知道反省自己。前辈的功德回向,福报最终会成熟在我们身上。你们也别小看自己的福报,点点滴滴累积,滴水能穿石。


而大家曾造作的恶业,也会烧掉你们的福报。一座山,让它长满郁郁葱葱的大树,需要很多年,但是要烧掉它们很容易,只要一根火柴。平常大家做了那么多的善事,念经持咒,上供佛菩萨,下施有需要的生命,做一些慈善之事,如果没能好好做功德回向,会随时因为自己的嗔恨心发作,把功德给烧掉。人们烧掉自己的功德,有没有积累福报存起来,很多人自己也搞不清楚。在做完善事之后,要记得将功德回向给六道一切如母有情众生,希望六道一切众生早日脱离轮回苦海、早日成佛。这样的话,你的福报就存起来了。因此,我们常常告诉大家,做功德很重要,储存功德更重要!

无处不在的禅修“ 工作中,要记得随时认出心的本质。 ”

建新阅读(381)评论(0)

“ 工作中,要记得随时认出心的本质。”——祖古·乌金仁波切《如是》

每天都要抽出时间做正式禅修,有时候真的很困难。你可能必须花上好几个小时为重要会议作准备,又或者你必须出席重要场合,比如婚礼或生日宴会等;有时你已经答应陪孩子、伙伴或配偶做什么事;有时你就是觉得好累好累,一个星期工作下来,你只想整天躺在床上或看电视。

一两天没做了正式禅修会不会让你变成一个坏人?不会的。那会不会把你之前投入时间做正式禅修所产生的改变逆转回去?也不会。一两天(或三天)没做正式禅修就表示你得重新驯服一颗未调伏的心吗?也不是。

正式禅修非常棒,因为一天坐个5、10或15分钟,就会创造一个改变自己观感的机会。不过,佛陀早期的学生都是农夫、牧人或游牧民族,他们每天都得耕种庄稼、看顾牲畜、照顾家人,实在没有多余时间可以好好坐下来,盘起双腿、摆直双臂、眼光端正专注地正式禅修,可能连五分钟都无法办到。因为,一下子哪里有头羊在咩咩叫,或一下子宝宝哭了,又或一下子可能有人冲进营帐或茅屋,通报大家说一阵急雨就快要把庄稼都毁了。

佛陀其实很清楚他们的难处。虽然许多野史外传都把佛陀的出生和成长背景描写成富裕王国的皇子,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中长大。但事实上,他的家世并没有那么显赫。佛陀的父亲其实只是16国中的一位首领,为了避免自己的国家被印度吞并,必须奋力对抗强大的印度君主政体,而他的母亲生下他之后,便与世长辞。青少年时,父亲强迫他结婚以延续香火,但他却选择离开家园,追求一种比政治和军事权谋更有意义的生命。他的继承权也被剥夺了。

所以当我们谈到佛陀时,应该要知道,他其实非常了解日常生活中不一定会有机会或闲暇做正式禅修。佛陀对人类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教导我们可以随时随地进行禅修。

事实上,佛法修持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要将禅修运用到日常生活上,任何日常活动都可以是禅修的机会。在日常生活中,你可以看着自己的念头,随时将注意力安住在味道、气味、色相或声音的体验上,抑或当你纯然地觉知心中各种念头、感受而生起奇妙的体验时,就在这样的体验中安住几秒钟。

不过,对非正式禅修而言,先设定某种目标是很重要的。比方说,每天进行不超过一到两分钟的非正式禅修约25次,如果能记下次数的话就更好了。第三世界的僧人和牧民通常都用念珠来计数,但西方人的选择可说是五花八门:有轻便的随身计算器、PDA,甚至还有超市里用的那种小小的计算机,或者你也可以简单地用便条纸写下来,重点是,记下所有非正式禅修的次数,以便和你所设定的目标做对照。举例来说,假使你正在进行无所缘禅修,就计算为一次,随后你分心了,就再重新试一次,这就算是两次了。

用这种方式来安排禅修练习的极大利益之一,就是既方便又具机动性,你随处都可以做修持,无论是在海边、看电影、工作、在餐厅吃饭、搭公交车或出租车,或者在学校,只要你记得自己有禅修的意图,那就是禅修。

无论你对自己的禅修满不满意,真正的重点是,牢记自己有禅修的意图。若有抗拒禅修的念头生起时,就想一想老牛边走边撒尿的画面吧!这一想,你的嘴角应该就会扬起一丝微笑,也会提醒你,修持其实就像老牛撒尿一般,是很容易、很必要,也很能放松自己。

当你习惯一天25次短时间禅修之后,就可以开始把目标提升为50次,然后逐渐增加到100次。重要的是,要订一个计划,如果没有订任何计划,你就会完全忘了修持这档事。若每天都能这样做几秒钟或几分钟禅修,让自己安住或集中注意力,就会帮助你稳定自心,而当你有机会作正式禅修时,就不会觉得好像在跟陌生人吃晚饭似的。你会发现对自己的念头、情绪和所接收的对境熟悉多了,就像可以坐下来交心直言的老朋友一样。

非正式禅修还有几个好处。第一,有些人正式禅修时很安定、平和,但到了办公室就变得又紧张又愤怒。如果能把修持和日常生活结合在一起,你就可以避免坠入这样的陷阱中。第二,这或许是更重要的一点,尽管一般人都误以为一定要在绝对安静的地方才可以禅修,但日常活动中的非正式禅修练习,却能逐渐消除这种错误的普遍印象。

从来就没有任何人找得到所谓毫无干扰的地方,到处都有干扰。即使到了山顶这种相对于办公室或城市喧嚣纷扰的宁静之处,你一开始也许会觉得很轻松舒畅,但一等到心沉淀下来,肯定就会开始听到一些微小的声音,比如蟋蟀的鸣叫、风吹过树梢的声响、鸟儿或小动物的嬉戏声,或者流经岩缝的潺潺流水,刹那间,你所寻找的伟大寂静就被中断了。

即使是关起门窗在室内禅修,你一定还是会被什么东西所干扰,比如搔痒、背痛、吞咽、水龙头滴水声、闹钟的嘀嗒声,或者楼上的脚步声等。无论身在何处,你永远都会遇到干扰。无论干扰以何种形式出现,无论有多烦人,非正式禅修最大的益处就是,让我们学会如何面对这些无所不在的干扰。

——节选自《基道果——禅修的方法与次第》

《冈仁波齐》上映后,让我们一起反思

建新阅读(506)评论(0)

《冈仁波齐》上映第一天,同窗好友看完便对我说:正好暑假,我带女儿转一次冈仁波齐,让她也锻炼锻炼,她比片里那女孩还大几岁呢。
第二天,好友又打来电话:老公不同意我带女儿去,你学佛的,能不能帮我劝劝他?
第五天,好友微信:我决定一个人去算了,省得在家吵。
第九天,好友带着个清单直接上门:我准备了这些东西带着去,你去过西藏的,看够不够啊?
结果,我正看着清单,好友便自言自语:哎,还没出发,怎么就觉得这么累呢,就不能像电影里那样说走就走吗?
是的,还没出发,就累了。
而且,朋友你有没有想过,回来了,又怎样呢?

几十年前,我们依赖某种主义来寻找充满希望和幸福的生活;
十几年前,我们依赖科学物质来建立充满希望和幸福的生活;
如今,我们依赖神山信仰来拥有充满希望和幸福的生活…
“依赖”对象不停在变,“依赖”本身从来没变,几十年过去,我们依旧没有长大。
日常办公时,你朝九晚五,面对冷冰冰的高楼大厦;
日常家庭中,你夜不能寐,背对冷言语的爱人家人;
这就是你的日常生活,于是,你想逃,逃离现实,
然后依赖神山开启你的另一个幸福生活,
可是,
一切,在逃避中开始,然后,你指望,一切,能在幸福中结束?

影片中恰恰没有比较,只有平等相伴的集体朝圣。
如果比较,他们可能不会带上孕妇和小孩,省得一路折腾;
如果比较,他们可能不会容忍喝酒的屠夫,省得不干不净;
如果比较,他们可能不会让撞车的人什么都不留下就离开…

可是我们却习惯了比较,就连看这样的影片,我们一样处在比较中。

只不过这以前,我们比较“你用的是IPHONE6,而我用的是IPHONE7”、“你家小孩上的虽然是重点高中,而我家小孩直接送去了国外”、“你住的是别墅,而我至今还租房”…

这中间,我们开始比较“你看看人家小孩多能吃苦”、“怎么人家生产就不用坐月子”、“他们怎么就能做到说走就走”…

这以后,我们又会比较“你去没去过西藏”、“你有没有转过冈仁波齐”、“我磕过十万个头,你磕过多少”…

看起来,比较的对象“升华”了,“高雅”了,似乎说明我们开始不被物质绑架,我们开始有了信仰,实际上,那颗“比较心”隐藏地更深了,更狡猾了,更不容易被发现、被识破、被返观、乃至被放下了。

一切,在比较中开始,然后你指望,一切,能在平等中结束?

在忆起这些片断的那一刹那,你仿佛看见了自己的混乱,看见了别人享受平静的安宁,但很快,你又会责问自己:为什么我做不到?继而又责问同行人:为什么你们做不到?我们在一起是不是个错误?来转山到底能不能解决我的问题…

从混乱中制造出更多混乱,从泡沫中制造出更多泡沫,这就是真相。可是,你不愿意接受真相,你更愿意接受“随我去转山,与我闯天涯”的童话,因为那让你感觉甜甜的,美美的…更可悲的是,即使到最后,真相揭开,你还是习惯用P图、秀图、说故事等方式编织出自己的童话,然后继续感觉甜甜的,美美的…

一切,在混乱中开始,然后你指望,一切,能在安宁中结束?

疑问被搁一边,众人继续念经、磕头、上路…注意,他们没有指望磕了千里长头,从此就不再碰到倒霉事,没有指望转了一圈冈仁波齐,从此不再欠债死人,那句“很多人都这样,我们念经吧”是说继续他们自己的生活,别无他路。只有在生活中体悟,只有在日常中觉受,那才是真修实学,那是答案出现的唯一方式。
可由于我们只看到他们生活的表现形式:转山,就误以为“转山”便是那解决的路径,便是那最终的答案,然后,逼着自己也去转山,逼着家人也去转山,指望转山后,从此甜甜的,美美的,这不是自欺欺人,又是什么?

去过一趟西藏,从此就是有信仰的人吗?
转过一次神山,从此就是开了悟的人吗?

脱离自己的生活,你就是在制造混乱;逃避自己的生活,指望别人的生活拯救你,你就是在自欺欺人。

这或许就是自己最现实的生活……一生之中总要去一次
这个世界上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沿着前人朝圣的脚步,一路向西
路边的玛尼,飘扬的经幡,是最纯净的信仰

这里是白云的故乡
天空蔚蓝、湖水纯净、山野青翠
心在这里放缓行程,像草地上的马儿一样自由
宁静的下午,金色的阳光洒满白云的故乡

给我你的故事,我为你拍电影

“出离”这两个字的含义是什么?

建新阅读(520)评论(0)

“出离”这两个字的含义是什么?“出”,就是要放下世间的一切;也就是说,要对世间的任何事物都不留恋,并很清楚地意识到三界六道轮回的痛苦本质,这叫做“出”。“离”就是希求解脱。“出家”中的“出”也是这层含义。“家”是指世间,并不是走出家门、穿上出家僧装就表示出家,而是要对轮回生起真正的厌离心。

即使别人说自己的过失,自己也会宽宏大量,不斤斤计较

建新阅读(448)评论(0)

作为修行人,相续应该像棉花一样柔软,即使别人说自己的过失,自己也会宽宏大量,不斤斤计较。仲敦巴尊者曾问阿底峡尊者:“如果有人打我、骂我,我该怎么办?”尊者回答:“很好啊!这是偿还宿债的难得机会,理应借此精进修持安忍度。”而我们很多人并不是这样。

——《修心八颂要义》

三层次的见、修、行、果

建新阅读(434)评论(0)

三层次的见、修、行、果

针对上、中、下三种根器,杰贡阿阇黎指出见、修、行、果的差别:

1.见:诚信因果不虚,是下根者的正见;证悟内外诸法现空、觉空双运,是中根者的正见;证悟所见、能见、所证智慧三者无二无别,是上根者的正见。

2.修:安住于因果一缘等持,是下根者的修法;安住于内外诸法现空、觉空双运等持,是中根者的修持;对于能修、所修、觉受三者没有分别,心无所住,是上根者的正修。

3.行:舍取因果好像保护眼珠一样,是下根者的正行;以诸法如梦如幻行持,是中根者的正行;已经没有能行、所行、境界三者之行持分别,是上根者的正行。

4.果:我执、烦恼和分别心日渐减少,是上、中、下根共同的真实暖相。暖相,这里是指成就相。最重要的,就是看我执、烦恼是否减少了,不论上、中、下哪种根基,这是共同的成就相。冈波巴大师也持同样的见解。所以,我们应该知道如何归纳精华要义,以此进行思维和修持。

人的一生很有限,生命就像风中的蜡烛,随时都会熄掉。在熄灭之前,要对诸法实相有所了解,就要寻找上师传授诀窍。虽然上师们对胜义空性已经非常透彻,自己成就就可以了,但由于慈悲和菩提心,所以不辞辛劳,传授佛法给我们这些众生。我们更应该持稳精进,意不错乱地时时闻思修,让菩提心日益增长,让我执及烦恼日益减少。

总之,菩提心是所有佛法的精华诀窍,是所有成佛之道的精髓。修行只要具有菩提心,一切都会圆满具足,假如没有菩提心,根本无法成佛。菩提心之重要,是其他法门无法取代的。

最至高无上的舍利是“法舍利”

建新阅读(428)评论(0)

导语:佛陀早就说过“依法不依人”。伟大佛陀,为无量无边的众生,留下至高无上的佛法,永远有如一盏明灯,照亮众生解脱的道路。所有一次次乘愿再来的法师和僧人们,将佛法准确解释给信众闻思。身为佛教徒,学佛,就是为了自利利他,追随佛陀的教法,跟随具德传承上师精进闻思修,踏实走好脚下每一步,究竟成佛。

佛陀说“诸恶莫做”,领悟这句话不需要多聪明,一切恶都不去做。你不骂人也基本没人会骂你;但你骂人骂多了,人家一定会骂你。你平时不说谎,别人骗你一两次,就不敢再继续骗你了,因为骗你,他都觉得不好意思。

有一种恶,是打着“聪明”的名义来造假,可谓让人防不胜防。造假的人多了,大家会说,“现在不都这样吗?”慢慢会把社会风气搞坏。就连所谓的出家人,也不一定不造假。俗话说,“僧人不作怪,信徒不来拜。”“作怪”是什么意思?就是造假。搞搞怪力乱神,搞一点舍利子这些东西。

我认识个女法师,她曾跟我讲:“嘎玛仁波切,你有没有舍利子?”我说:“我们寺庙有一点。”“那能不能送我一些?”我回答:“可以啊,要舍利子做什么呢?”女法师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信徒们现在对我很虔诚,我怕死了烧不出舍利子,他们退失信心。如果真没烧出来,我让弟子们在旁边撒一撒……”这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我对这个法师说:“佛陀留下的最珍贵的舍利子,可不是那些结晶体。最伟大的舍利子,是佛法。这殊胜无比至高无上的法舍利,能够净化人心,在两千五百多年来,让数不尽的人,一代又一代获得心灵的平安与喜乐,让人与人之间,放下彼此的仇恨与杀戮,相互慈悲与关爱,此无上大舍利,是所有真正虔信的佛教徒都能拥有的,更需要我们去传播。您活着的时候,能净化多少人的心灵,这将是他人对您的最高敬仰,是不是能烧出舍利子,没什么关系。”

这位渴望烧出舍利子的法师,也并不是什么坏法师,可能是太多人对舍利子的过度崇拜,把她逼得想到这个怪点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很可怜。

而不正统的所谓“法师”,想出来弄虚作假的怪点子更多。有位法师,不是国内的,他每次办完法会就会有天降舍利。我起初觉得,这个法师也太不错了,每次都能这样。有一次,相当于他的秘书的那个人来见我,拿了一本老的藏文经书,他们看不懂是什么经,就过来请我帮忙翻译一下。结果我一看,是本《八千颂般若经》。

然后,我问那个居士:“你师父每次法会都降舍利,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你们真的每次都有吗?”他说:“都有啊!都是我在那儿撒!”“什么?!什么叫都是你在那儿撒?”他回答:“那些是我们在尼泊尔买的,师父办完法会,我就帮他撒一点,那是师父交代的。这样大家捡一捡,天降舍利,都很高兴!”我说:“这不是骗人吗?”他笑着说:“但是因为这样,很多人来学佛啊……”这个,就真的是僧人作怪。

后面才知道,尼泊尔靠喜马拉雅山的那个地方,有很多雪山碎石,从山上滚下来后,刚好下面有硫磺温泉,温泉的热气与雪山石子撞在一起,历经几万年到几百万年,小碎石就变成小结晶体,长得和舍利子一样。原来尼泊尔人卖这个东西,叫雪山舍利,这个居士有次去尼泊尔买了一大盒,回来之后他师父发现不错,就在法会上撒这个东西,欺骗信徒。


一个优秀的法师,靠讲经说法就行了,为什么要干一些好像缺德欺骗信众的事?从佛教的戒条来讲,不杀生后面是不偷窃,不偷窃后面是不说谎,出家人一旦说了谎,完了,身上的戒律就不存在了。所以,搞这种舍利子,作这种“怪”,把自己身上的戒律都搞没了,还当什么法师?人倒是不错,但行为举止真是让人感到惋惜,不知道是律学没学好,还是什么其它原因。

这种招摇撞骗的僧人,严格意义上来讲,就谈不上叫“僧人”,因为已经没有戒律在身上了。这种伪修行人、伪出家人,其实现在到处都是。所以,大家一定要记住,寻找一个传承清净的法脉,跟随具德上师,去闻思修正统的佛法,不要光看一个人有没有名气。比如,不要觉得,这个嘎玛仁波切上师好像很有名,所以我跟着他学佛,你学佛跟师父是否出名没关系,佛陀早就告诉我们,要“依法不依人”。

伟大的佛陀,将殊胜的佛法留在这个世界,一代代的法师们,只是代替佛陀把佛法清楚地解释给信众听,僧人是传法的工具,佛法也是工具,他们都是佛陀为众生能有究竟解脱的机会,能净化提升心灵的悲智大垂顾。佛弟子学佛的重点,不是法师,而是要专注于佛法里的精髓。

哪怕你只学到一点佛法,知道不能说谎,对那些一天到晚讲怪力乱神,这个显神通,那个现神迹的所谓修行人,就会提高警惕。信徒有虔诚心,感觉好像看到对方显神通,那是虔诚心的问题;但如若一个传法之人,一天到晚在讲,一会看到佛菩萨,一会看到鬼神,那他自己身上的戒律都没了,还谈什么修行人?

寻找一个真正的善知识,非常重要,因为学佛要能产生虔诚心,第一个要寻找对境。绝对不会出差错的,当然是伟大的佛法,《大藏经》在那儿,两千五百多年来,从来没有人敢篡改《大藏经》。《大藏经》的精髓是: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自净其意,这三句话源源不断在影响着所有的佛教徒。纯洁真挚的虔诚信念永远都在,这是我们眼前最好的明灯,是我们脚下最实在的道路。

佛果之因与菩提之缘

建新阅读(445)评论(0)

与人之间的缘分,对于大乘修行人,无论善缘恶缘,到眼跟前都是同证菩提的缘。

——希阿荣博堪布《寂静之道》

愿彼毁我者,及余害我者,

乃至辱我者,皆具菩提缘。

什 么 是 菩 提 缘

“菩提”指佛果。佛果之因是什么呢?

《中观宝鬘论》云:“诸佛之色身,由福资所成,法身若摄略,由慧资所生。”佛陀有色身和法身,色身最主要由福德资粮所产生,而法身最主要由智慧资粮所产生。

根据这个教证来观察,佛陀的法身与色身产生的因缘就是福德和智慧两种资粮:色身是由福德资粮作为直接因,智慧资粮作为间接因而成就的;而法身是依靠智慧资粮作为直接因,福德资粮作为间接因而成就的。

如果两种因缘圆满具足,就可以圆满地产生佛陀的色法二身。真正获得佛果的因可归纳为这两种资粮。

“菩提缘”,指福慧二种资粮以及所有能产生福慧两种资粮的缘分。

“皆具菩提缘”,指发愿让一切众生都具足获得菩提的缘分,愿一切众生都能直接、间接地种下这两种资粮。

首先,从直接的角度来说,愿众生都能行持布施、持戒等,积累福德资粮;愿一切众生都能了知、学修、证悟空性,获得智慧资粮。如是,希望他们能当下就种下这两种资粮。

其次,从间接的角度来讲,虽然他们现在无法直接获得资粮,但希望他们获得所有和佛法、和解脱有关系的因缘,哪怕是间接和佛陀结上缘的缘分,我都希望他们能努力获得,因而不放弃如是发愿。

佛陀在世时,有一位施主叫华杰,他一百岁时来到舍利弗尊者面前,要求出家。当时舍利弗尊者与其他阿罗汉没有开许他出家。但是佛陀说:他可以出家。因为阿罗汉的神通不足以了知他是否有出家的因缘,但佛陀知道。

原来,在迦叶佛的时代,华杰曾转生为一头猪,当时它被一条狗追赶而被迫绕了一圈佛塔,以此为因,他会在释迦牟尼佛的教法下出家,并最终获得圣果。我们可以想一下,他是被动的,而且是被狗追着绕了一圈佛塔,却以此种下了解脱的因。

如 何 调 心 发 愿

 观 察 他 人 的 不 自 在

仔细观察:不论是直接毁坏,还是间接用各种方法伤害(如诽谤)我,给我的修行制造违缘的人,目前都处于什么状况。

首先,观察他们的身份。究竟地观察,他们生生世世都做过我们的母亲,都曾怀胎十月,用自己的乳汁哺育过我们,含辛茹苦地把我们拉扯大。

其次,观察他们的内心,有下面三种情况会伤害我们。

第一种,过于执着、过于爱,以至于不知道怎样用正确的方法来表达。因为绷得太紧,所以“爱”成了伤害。我们经常会遇到这种情况,他们因为被烦恼束缚,过于耽执我们,反而造成了伤害。

 

第二种,由于不了知方法而伤害了我们。比如他会说:“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呢!?你不是大乘佛教徒,给佛法丢脸。” 他其实很想帮我,希望我走出眼前的困境,可由于不知道合适的方法,说话太直接而造成伤害。

 

第三种,在烦恼的逼迫下伤害了我们。他根本无法自主,心相续已经被贪、嗔、痴完全束缚住,自己都是迷迷糊糊的,所以才会伤害我们。从他内心来观察,没有一次不是被烦恼所迫才伤害我们的,故都只是不得已罢了。

如此这般,这些烦恼和意愿等种种因缘发展到最后,甚至可能导致他会伤害百般珍爱的自己,更何况是伤害我们呢?

所以,我们应该对他生起悲悯心——他不是有意的,而是被动的、被迫的。虽然他伤害了我们,但我们了知了他的情况后,不应该生起嗔恨心,而应对他生起大悲心——他真的非常可怜。

观察自己:由于他人的伤害,我得到了种种利益

一般情况下,当他人伤害我们时,我们会想:“你违害了我,我要离你远远的!”或者是“我要报复”。但是,从佛法的角度来讲,这种表面上的伤害其实真的利益了我们。为什么这么说呢?

消尽恶业,由于忍辱而获得功德,打落傲慢。我们之所以会遇到别人的伤害,是因为我们曾经造下过恶业,现在正好依此消尽往昔的恶业,其实是我们比较划算。

另一方面,由他人的伤害,我们获得了安忍的功德。更进一步,我们由此知道了原来自己并不是那么完美,还会有人嫌弃我们、跟我们唱反调,从而反省自己,降伏傲慢心。从这个角度来讲,他人的伤害对自己是完全有利益的。

此时更能体会他人的痛苦而心更柔软。正是因为感受过痛苦,我们才更能推己及人,去体会别人的痛苦。比如小时候经常生病,所以我们很能体会病人的痛苦;小时候没有父母在身边照顾,所以我们很能体会孤儿的痛苦。

因为我们曾经感受过这些痛苦,所以在修道时更容易生起慈悲心、菩提心,更容易修持自他交换,更容易将心比心。从这个角度来讲,苦不仅成为我们消除恶业的方便,更成为我们修持菩提心的有用资粮。

总而言之,于他人而言,他们是被动、无辜、值得可怜的;于自己而言,我们得到了帮助。如此思惟,当别人再损害我们时,我们是不是应该非常欢喜地说“感恩你,希望你直接、间接获得菩提缘”呢?

这就是通过佛法中的如理思惟,使我们真正生起感恩之心,发愿利益这些不自在、给我利益的恩人,让他们皆能具足菩提之缘。

修行人究竟在修什么?【顶果钦哲法王】

建新阅读(371)评论(0)

心犹如相续的河流,假如你无法运用你的修持来把握它的每个当下,你做的持咒,观想,念诵,禅修,乃至谈吐高超的见地,显现高超的行为,这些都是在浪费时间。

 修行的本质并没有任何奇特的地方,它的实质就是反复的深入我们的心相续,并且改变它,否则,这个宝贵的人身会被浪费,你用一生的时间追逐自己的念头,执着它所创造的轮回,实际上,就是在梦幻中迷失自己而不自觉。

每天从细微的小处着手,不要奢望神奇的辉煌,看穿这些虚荣的把戏,仔细观察自己的心吧。

即使在今生,你无法彻底转化你的心,你无法在证悟上取得多大的进展,只要你很小心的守护自己的三业,照顾自己的每一个念头,虽然你无法达到甚至是在睡眠中清醒,或是在重病还能控制自己的心,但是只要你努力的修自己每个念头,努力而虔诚的对待自己彻底的内在,而不是做外表的样子,那么,就好象曲吉旺波在《大圆满三要释吉祥王》中所唱的那样:“即使此生不成就,也内心安详真愉快。”为什么呢?从内在的层次,你已经转化了你的心,从而转化了你的生命,安详、慈悲、放下,已经展示出最大的成就。

成就分为外在的,内在的,秘密的,极其秘密的。

就外在的成就层面,先是心智的成就,但是你虽然掌握了伟大的知识,了解了高深的见地,但是很不幸,它们就好象是在衣服上的补丁,终究会要脱落。例如,我们在健康的时候会感到很自在,而且我们拥有佛法的知识,这一切以一种良好的自我感来暗示:似乎我们是不凡的圣哲,但是,当你遇到重病的时候,你浑身火烧而陷入昏迷,仔细看你的心吧,它根本不受到你的控制,种种接近死亡的业相在梦中显示,即使你厌恶他们而不敢堕入昏睡,但昏迷会迅速将你击垮,哪个时候,你的任何才智,学问,都帮助不了你,于是,修行人应该知道,在重病中出现世俗乃至恐怖的持续梦境,这是修行的耻辱,甚至,这是闻思的耻辱,没有投入修行,或是表面的修行,这是镜子上的雾气,维持不了多久。

 其次是验修的成就,当喜悦和光明产生,巨大的宁静伴随深沉的陶醉,甚至可以看到各色奇异的景象,并且能预先知道事情的发生,这些体验就好象对山谷大声叫喊一样,你努力的叫喊,它给你很大的回音,但是随即就消失了。假如你努力的修持,各种奇特的经验发生了,但是记住,这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免无常,假如你想拥有这些体验,永恒的占有它们,那么,你就会经受好似捕捉水中的月亮一样的痛苦,它们根本就是无常,所以从验修的种种幻想中解脱吧,不企图占有它们,平等的看待它们,而不扰乱内在的心相续,哪怕是在广大的平等定见中,一切显现为不实际的五色烟雾或虹光,而能自在的穿越墙壁或是在岩石上按下手印,但将这些视为开悟的标志并产生我慢,这是着魔的开始,并因为我执而流浪轮回。

最后是广大的明智成就,这预示着我们平等的对待生活,安然的安住在广大的心性中,一切都成为庄严的自然解脱,于自心的智慧中,消除了执着和烦恼,慈悲并心胸宽广,生活之中任何的事物都无法搅乱这内在的明智,超越喜悦和悲哀,安然的任运于当下。

经由心的修持,我们经历各个不同的阶段,最终,我们的心成为空与光明的一味,任何恐惧或是希冀,都无法占据我们的心灵,这就是佛陀之道。

云帆工作室,全部精华作品均可在线购买

云帆淘宝店了解云帆